周岁抓周时,抓起的是一把螺丝刀,一抓就不放手。生命还真奇妙

来源:情人情书网网络,仅供参考 时间:2019-12-20 15:07:40 责编: 人气:

  小吴师退休啦,第二天他又来上班了。说起小吴师,公司没人不知道,就是一直在七楼画图的那个老师傅。大学毕业,他就来到公司,这一画就是一辈子。

  一个人的乐趣全在自己把握。在外人看来,小吴师属于那种没有生活情调还抠门的人,只有工作,不顾其他。他的办公室就在公司大厦七楼靠楼梯盘的一间小屋,桌子上是有一台电脑,各种小零件,还有他常用的游标卡尺、上螺丝的工具、一个很久没洗的茶杯、吃饭的塑料盒子。说是屋子,有的时候,就像一个五金杂货铺,到处是模块,零件、电路板什么的。要去找他,进了门,还得绕着走。日子长了,找他,我们都习惯,站门口,大叫“小吴师”。然后,看到在一堆杂物中,他慢悠悠的答应着。

  按理说,他年纪大,是属于我们长辈的那种高、精、尖知识分子,我们应该叫他老师、教授之类的。可是在公司,就有那么一批人,绰号叫得比较响,最后,大家都忘了他们的本名。比如说“小模子”、“马晓飞”、“燕子”、“小吴师”,还有很多。听老辈人讲,小吴师进公司时,长得可俊啦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标准的小鲜肉。他来到技术部门,画大图,也就是电子设备的外壳结构图。

  那时的公司,工人比技术人员牛。那些在一线的老师傅们,一个个的金加工手艺,那都是一流的棒。遇到这种小鲜肉,他们都会耍他一下。遇到难加工的零件,故意叫才进厂的小吴师出图。没想到,小吴师不仅拿下了,还把细节部分的公差,标注得清清楚楚。这一来二去的,小吴师的细致、严谨出了名,车间里的老师傅,都尊称他小吴师。这一叫就一辈子,连现在新进的大学生,都叫他小吴师。

  那时我在生产科,负责车间调度,也兼任党支部书记。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次去找小吴师收党费。十块钱,在电梯门口,等着小吴师。小吴师翻遍了所有口袋,楞没凑齐,然后,他一脸窘迫,对我说第二天交。下来一打听,小吴师那么老实的技术人员,找的老婆是物料部最厉害的,没多高学历,管库房的李师。小吴师怕老婆也是出名的,工资都交他老婆管,老婆说啥就是啥,习惯了。

  下班后的小吴师,爱好唱歌,喜欢打乒乓球。周一、周三的下午,一下班就开打,每天半小时,然后,回家吃饭。前几年,上级单位组织兵乓球比赛,小吴师是我们的教练,也是最好的陪练。只要一跟他说,他就会准时到场,一直陪练。记得,我与其他队队员的比赛时,小吴师一直守在我身边。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,身边人的呐喊声声四起,我一句都听不进去。在关键时候,是小吴师说了两个字“变化”点醒了我。我即刻变化了打法,这场球公司赢了。比赛完后,我们都深深感激小吴师。他就像家中的父亲,默默付出,在关键时刻冷静地提醒我们。

  有的时候,我在想,爱是什么,从小吴师与李师来看,没搞懂。小吴师知识渊博、和蔼可亲,李师可是公司出名的厉害,嘴不饶人。

  去年的冬天,天很冷。中午吃饭时,小吴师、书记,工会委员,我们在食堂凑一块了。靠着窗,边吃饭边晒太阳。小吴师说“这都第三稿啦!”,我追着问他在画什么,他说:他在画一个花架。我看看他说:别省啦,小吴师,这都省一辈子了还省,买一个好的得啦!小吴师回答到:你看你们李师这辈子,跟着我,为我做饭,没享多少福,人家喜欢种花,你就做一个呗!第一稿不行,就第二稿,第二稿不行就画第三稿,这一稿与一稿之间要沟通,要按李师的要求来做,来年做好就可以用啦……

  冬日的风吹着很冷,透过玻璃的阳光洒在我们每个人身上,暖暖的,看着小吴师花白的头发,我竟有了一丝感动:原来,爱就是这样,像小吴师与李师一样,看似不匹配,却相爱一生,相守一生,给了彼此最好的。

  这样的小事,很多很多;像小吴师这样的老师傅,在公司也很多很多。写此文章时,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。但我感到,有的人,他走近你,就像一束光,会照清自己脚下的路,他经过之处,鲜花盛开,郁郁葱葱;有的人,他走近你,就像一把刀,割得你遍体鳞伤,他经过之处,花朵枯萎,寸草不生。小吴师属于前者。

  当小吴师退休时,他说他可以回家做饭了。可是,第二天,他又来了。我想下下辈子,他还会在公司,在我们热爱的这片土地上,像蜜蜂一样辛勤耕耘。我不禁忆起:前几年,他的孙子就是小小小吴师,周岁抓周时,抓起的是一把螺丝刀,一抓就不放手。生命还真奇妙!